Plan B for Hong Kong waste - Chinese version

那麼,我們應該怎麼辦?依我看來,政府必須首先結束對焚化爐的偏執。如果我們不興建焚化爐,香港不會突然滿佈垃圾;大失所望的,就只有對數以十億計預算虎視耽耽的大小公司。

衛林士

我有份反對石鼓州焚化爐,最初全因它靠近我家長洲。當時我認為在這個美麗的地方興建工業建築物,還要加入高達150米的煙囪,實不應該。但當我對焚化爐認識日深,知道還有其他可行選擇後,我便明白不論焚化爐選址何處都是錯誤的方向。

我也開始明白依賴垃圾堆填是過時的做法。所以我很高興立法會議員最近撤回擴建將軍澳堆填區的決定,即使我們的環境局局長黃錦星表示如果不擴大堆填區、不興建焚化爐,政府便沒有「Plan B」。這是因為政府既沒遠見、也缺乏跳出框框的想像力嗎?

政府現行的廢物政策已是2005年的產物,當年香港家居廢物[市區固體廢物]的減廢目標毫不進取,只訂於在2014年以前每年減少1%。期間,實質廢物量卻有增無減。2011年時我們每天棄置近9,000噸家居廢物,比2005年多出三分之一。

今年五月,政府引入了可持續資源使用的藍圖。環境局局長也承認,在對付廢物方面「我們只踏出了幾步」。未前進的步伐源自政策的反對聲音,包括本來於2007年引入的家居垃圾徵費。值得一提的是,台灣實施廢物徵費後,減廢效果十分顯著。

反對政策的聲音亦阻撓了擴展三個堆填區的計劃,特別是將軍澳。透過大型焚化爐處理大部份沒被回收廢物的計劃亦同樣遇上困難。

政府聲稱焚化爐好處似乎不少,例如會採取「完全消毀」有機污染物的科技。可是,其他資料卻顯示焚化爐會製造重大污染,近期更有幾項源自西班牙、比利時和日本的研究,發現焚化爐與癌症和先天缺陷相關。此外,實驗室老鼠吸入受焚化爐灰塵的污染空氣後,組織、血液和DNA均出現損害。

那麼,我們應該怎麼辦?依我看來,政府必須首先結束對焚化爐的偏執。如果我們不興建焚化爐,香港不會突然滿佈垃圾;大失所望的,就只有對數以十億計預算虎視耽耽的大小公司。

接下來,政府需要重整焦點,研發以促進香港堆填區零廢物為目標的策略。政府官員告訴我們香港做不到,但連三藩市等大城市也開始透過減廢回收逐步實現這個目標。相比下,香港未免膽怯。

實施零廢物政策自然需要經費。但香港早已打算耗資逾200億港元擴展堆填區和興建焚化爐。這筆款項如果花在減廢回收,必定更能用得其所。可悲的是由於兩方面都毫無計劃也沒有任何資助,回收工作很多時落在小型公司和綠色團體手中,也有大量為幫補家計而拾荒的長者參與其中。政府既有能力推展昂貴的焚化爐計劃,便絕對可以加大回收力度。

由於市民抗拒垃圾徵費,政府便應考慮獎勵減廢的措施。其中,按樽的做法可以鼓勵用家把瓶子送回再用和回收的收集處。此外,大部份家居垃圾都是吃不完的食物,市民需要教育和鼓勵減少廚餘。

經處理廚餘可以轉化成氣體能源、生物燃料和肥料。政府也計劃設立兩家規模較小的廚餘處理中心。為什麼不擴大規模,又或不在垃圾站附近設置數間廚餘處理中心?

等離子電弧廢棄物處理技術,可以為有機垃圾和廚餘處理後過多的肥料提供解決方案。這種技術把廢物流加熱至攝氏數千度,然後爆破份子,化成可用作飛機燃料的氣體。如果沒有足夠的廢物需要處理,我們更可挖開堆填區抽出有價值的金屬,這可以幫助回復地貌,惠及鄰近居民。

從事有關技術的公司如能與航空公司達成購買處理產生燃料的協議,便可在不用花費大量稅款,甚至完全無須使用納稅人一分一毫的情況下,就能在香港興建處理工廠。事實上,據新成立組織「香港智能城市廢物資源協會」的Peter Reid估計,這項技術的成本,遠較政府原來的擴展堆填區或興建焚化爐計劃來得更低。

而且方法還可以更快實施,亦能為香港引入新的廢物處理專業知識,並同時製造就業機會、帶來更多好處。

那麼,我們還在等什麼?

--完

作者簡介

衛林士博士是作家、攝影師和錄像製作人,以野生動物和保育為專長,在香港已居住26年。他來自英國,擁有物理化學博士,相信香港可以更努力保護本土天然資源,令香港人和野生生態受惠。

Written for Ming Pao Weekly; appeared on 20 July 2013.

Martin Williams

Add new comment

CAPTCHA
This question is for testing whether you are a human visitor and to prevent automated spam submissions.
News and Views: 

Weather Forecast for HK

No weather forecast avail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