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石鼓洲篝火計劃

查看 1 個帖子(共 1 個)
  • 作者
    帖子
  • #7274

    如果你在長洲,往西眺望海港,你會看到一個小島:石鼓洲。它看起來荒蕪,但設有一個戒毒中心。

    lime butterflybogadek's legless lizard

    由美國生物學家兼自然保護局局長詹姆斯·拉澤爾博士領導的野生動物調查發現了爬行動物,包括兩種蛇——Hollinrake's Racer和玉藤蛇的亞種——它們是島上特有的,還有博加德克無腿蜥蜴,它們是島上特有的。僅在香港的三個島嶼上有名。這裡是香港白腹海鵰的八個築巢地之一。西海岸水域是香港少量印度洋-太平洋江豚的主要棲息地,國際自然保護聯盟將其列為易受全球滅絕威脅的地區。

    西邊是索罟群島,北邊是美麗的大嶼山南海岸,因此毫不奇怪,2001 年政府制定的新界西南部發展戰略中包括了一項計劃,即「保護和保護相對未受破壞的海洋環境,同時提供休閒和娛樂場所」。在這些領域向公眾提供教育機會」。

    shek kwu chau west coast

                然而去年卻出乎意料,政府決定在石鼓洲建造世界上最大的垃圾焚化爐之一,每天焚燒3000噸垃圾。計劃將其建在一座人工島上,建在石鼓茶西南海岸附近,這裡是海豚的主要棲息地。這將是一個擁有 150 公尺煙囪的工業場地,幾乎與匯豐銀行大樓一樣高。

                焚燒廠計劃因多種原因遭到廣泛反對,包括對野生動物和漁業的破壞、對美麗地區風景的嚴重影響以及巨大的財務成本。包括地球之友、綠色和平香港、綠色意識和活島運動在內的十七個團體已簽署 聯合聲明 概述他們的擔憂。此外,焚燒爐技術已經過時,可能會威脅公眾健康——而且除了簡單地焚燒垃圾之外,還有更便宜、更清潔、更複雜的方法來處理香港的垃圾。

    【這是我為香港明報寫的一篇文章的初稿;由 Basil Hui 翻譯,於 2012 年 1 月 14 日出版。向下滾動查看中文版本。]

    焚燒可以追溯到石器時代

    evolution of waste

    焚燒——用火作為廢物處理方式——可以追溯到石器時代; 人類至少在一百萬年前就馴服了火。第一座垃圾焚化爐建於 19 世紀末。

    從 1960 年代末期開始,香港開始採用焚燒方式,以減少運往堆填區的廢棄物量。建成了四座垃圾焚化廠,但1989年政府的污染白皮書指出,「焚化廠是城市地區的主要污染源。它們約佔該地區排放到大氣中的所有可吸入顆粒物的 18%,也可能是微量劇毒物質的來源。”這些焚化爐已被逐步淘汰,最後一個位於葵湧的焚化爐於 1997 年停止運作。

                 此後,焚燒爐技術得到了改進,例如通過大大減少二噁英的排放,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說法,二噁英「具有劇毒,可能導致生殖和發育問題,損害免疫系統,幹擾激素,還會導致癌症」。 2005年,香港政府發布了一項廢棄物處理策略,其中包括使用「最先進的技術,以具有成本效益且環境可持續的方式處理不可避免的廢棄物」。很容易忘記1989年的白皮書,它宣布核心技術將是焚燒。

    根據該策略,香港將首先推行廢棄物處理收費;在廢物被送往焚燒爐之前,它們會被分類,因此不包括食物垃圾或可回收材料。此外,還會有「贏得公眾信心的嚴格排放標準」。

                事實證明,政府似乎更加健忘。垃圾收費仍然只是一個想法,我們幾乎沒有垃圾分類,焚燒爐將主要燃燒未分類的垃圾。儘管政府在焚燒爐中使用了移動爐排以實現更好的燃燒,並採用850 攝氏度左右的溫度來防止二噁英的產生,但公眾對可能的排放量抱有強烈的擔憂,而不是信心十足。          

    潛在的健康危害

    就連焚化爐的規劃設計似乎也令人擔憂,因為它的 150 公尺煙囪將與骯髒且已拆除的葵湧焚化廠的煙囪高度相同。燃燒未經分類的廢物會增加排放風險,包括重金屬和戴奧辛等毒素。雖然環保署聲稱毒素含量較低,但這也凸顯了石鼓洲位於香港西南部,因此盛行的東北風經常會吹離該地區。

                與空氣污染一樣,很難確定垃圾焚化爐對健康的影響。英國生態醫學會就這一問題發布了最好的報告之一,概述了一系列潛在和可能的問題,並指出,「可能最危險的污染物是 PM2.5 顆粒…不可能建造PM2.5顆粒物的主要來源,例如焚化爐,卻沒有造成生命損失……大多數有關焚化爐的研究都表明癌症的發生率過高。”

                在英國,一項重大研究很快就會開始評估證據,顯示焚化爐下風地區的嬰兒死亡率明顯較高。其他明顯的健康影響包括美國底特律世界上最大的垃圾焚化廠周圍的高氣喘發病率。

                 「2006年,我們認為香港採用的任何焚燒技術都將是最先進的,並確保最大限度地減少污染物排放,」香港最堅定的清潔空氣倡導者之一安東尼·赫德利教授評論道前香港大學社區醫學講座教授。 「現在看來情況並非如此,從公共衛生的角度來看是不可接受的。尤其如此,因為環保署顯然默認依靠空氣流動來減輕當地排放的影響,並且每年只會監測質量濃度四次。”

                令人擔憂的不僅是排放量。不能以氣體形式逸出的污染物將被困在煙囪中,形成有毒的飛灰,以至於在許多司法管轄區將其視為危險廢物。據英國生態醫學學會稱,飛灰中含有超過 98% 的二噁英,這些二噁英是由焚燒爐與重金屬一起產生的,「使其成為地球上毒性最強的材料之一」。

    計畫要求將飛灰和火焰下方的灰燼傾倒在屯門北部的新界西堆填區。然而,有人懷疑政府最近宣布的在長洲以南可能建造人工島的計劃至少部分是為了創造一個更適合傾倒火山灰的地點。無論火山灰流向何處,都很難阻止其被風吹走,更不可能阻止毒素隨著時間的推移而逸入沿海水域。

    替代技術:經過嘗試和測試,改變世界

    即使在 2005 年,移動式爐排焚燒也遠未達到「最先進的技術」;它基於 20 年代首次開發的技術。如今,它似乎更加原始——而且有更清潔、更便宜、更複雜的廢物處理方法。

                一種經過嘗試和測試的方法稱為厭氧消化。這涉及利用微生物分解食物垃圾等有機物,產生可燃燒產生能量的甲烷以及堆肥。但部分原因是香港對堆肥的需求很少,因此這裡的堆肥發展仍處於初級階段。

    plasma arc blasting organic molecules

                 另一種方法是真正的“最先進”,基於使用極熱的等離子體將分子炸開[見上文],從而產生相對簡單的氣體混合物和玻璃狀固體。在2009年, 科學美國人 將等離子體氣化描述為“瓶中照明”,並將其列入“建造更清潔、更健康、更智能世界的 20 種方法”之一。

                環保署似乎認定等離子氣化不會讓香港變得更乾淨。副署長歐錦輝表示,他們已聯絡數家技術供應商,結果顯示無法滿足香港的需求。

                這一說法與兩家供應商的資訊相衝突。美國索萊納公司首席財務官布萊恩·米洛斯基(Brian Miloski) 提交了一份提案,要求建造等離子弧設施,處理所有香港廢物,利用熱量發電,並將產生的氣體成分結合起來製造噴氣燃料-這些燃料可以購買國泰航空。儘管利用生活垃圾製造航空燃料似乎很未來,但索萊納已經與英國航空、澳洲航空、北歐航空和美國航空財團一起制定類似計畫。當被問及該製程是否可以每天處理 3000 噸廢棄物時,米洛斯基回答:「理論上沒有限制。氣化室是簡單的模組化結構,您可以根據需要添加任意數量的氣化室。”他建議在三個垃圾掩埋場建設設施。

    advanced plasma power demo plant

                英國的 Advanced Plasma Power 採用類似的模組化方法進行廢棄物處理。在示範工廠成功試驗後,他們正在開發項目,包括成立一家合資企業,從比利時垃圾掩埋場開採超過 1600 萬噸廢物,提取金屬等可回收材料,並利用氣化產生能源。根據姊妹公司 Tetronics 的副總裁 Les Liddiard 發給我的電子郵件,先進等離子電源可以結合模組化方法和區域設施來處理香港廢棄物。就像索萊納一樣,沒有必要在偏遠的島嶼旁建造氣化廠

                環保署焚化爐專案顧問Aecom認為,“在目前的IWMF(綜合廢棄物管理設施)專案中擴大等離子氣化技術的採用風險很大,因此並不可取。”然而…在美國,Aecom 參與了一個每天氣化約 1200 噸廢物的項目,並宣布,“我們相信這項技術不僅環保,而且已為大規模商業化做好了準備。”

    矛盾、問題與政治

    為什麼Aecom在香港和美國的說法如此矛盾?嗯,你可能想考慮一下:2009年,Aecom建議香港應該使用焚燒;隨後,Aecom 進行了環境影響評估,選擇了焚化廠的選址;去年 11 月,即環境影響評估過程完成前一個月,Aecom 很榮幸地宣布已獲得開發焚化爐的諮詢合約。

                關於大型焚化廠計劃,還有更多的矛盾、更多的問題。例如,儘管綠島水泥已經進行了成功的試點項目,但為什麼政府拒絕了綠島水泥的替代焚燒提案?石鼓洲被認為是大型焚化爐的合適地點的真正原因是什麼,特別是作為替代方案——在靠近屯門的曾咀,潟湖中的發電廠灰燼的環境價值是否微乎其微?為何官方沒有給出建築成本,非官方估算的$130億港元是否準確?

                政府聲稱焚化爐將很有吸引力且清潔。我曾經問歐錦輝:“那為什麼不把它建在添馬艦旁邊,讓政府官員可以欣賞呢?”他回答說,排放會使該地區的空氣品質比空氣品質目標所允許的更差。啊哈,這意味著焚化爐對石鼓洲來說還可以,但對城市來說太髒了。

                現在,要問的關鍵問題肯定是:現在是否需要重新考慮我們的方向、評估可能性並尋找更好的選擇,以便香港為廢物處理指明前進的道路,而不是倒退的道路?

            shek kwu chau sunset

    世界城市與廢棄物

    新加坡

    被譽為香港的典範,擁有四個垃圾焚燒廠,灰燼被送往一個垃圾掩埋場“島”,該掩埋場將在 2040 年填滿。

    加拿大多倫多

    高度重視廢物的分離,並透過厭氧消化處理合適的材料。生產沼氣,旨在用其為垃圾卡車提供動力。

    英國曼徹斯特

    以垃圾處理「世界一流城市」為目標,建造五個垃圾分類和生物處理中心。

    英國蒂斯谷

    即將建造一座等離子氣化設施,每天處理950噸垃圾。

    美國舊金山

    採用「零廢棄物」策略,任何東西都不會進入垃圾掩埋場或焚燒。目前已回收 77% 的廢棄材料,目標是到 2020 年實現零浪費。

    香港,亞洲國際都會

    計劃在美麗的地區建造大型焚燒爐,專門用於保護和休閒旅遊。九個回收中心——大約每 80 萬人就有一個,垃圾分類和回收部分依賴非政府組織,老年婦女從垃圾桶挖罐頭,在地鐵站收集報紙。

     

    馬丁·威廉姆斯博士 

    我擁有英國劍橋大學物理化學博士學位;這是透過進行實驗獲得的,其中使用強放電來炸開水分子,並用雷射追蹤反應。自 1987 年起居住在香港,主要從事野生動物和保育議題的自由撰稿人和攝影師,以及世界銀行和亞洲開發銀行等機構的環境顧問。

     

    在長洲向西望向的石鼓洲,有一個戒毒中心,有點冷清,可據美國保育局主任、生物學家詹姆斯岸博士(拉澤爾博士)的調查發現,島上有世上珍稀的蜥蜴和蛇,包含兩個品種-Hollinrake's Racer和Jade Vine Snake,更石鼓洲凸顯,而鮑氏雙足蜥(Bogadek's Legless lizard)亦只在香港三處島嶼有發現。島嶼並有白腹海鵰的巢穴,而石鼓洲一帶,是受國際保護瀕危滅絕的江豚的主要棲息地。

    再往西是索罟群島,北面是美麗的嶼南債務,無怪乎2001年政府的新界西南發展策略裡,將這種「相對未受污染的海洋」環境納入保護。然而,去年卻竟傳出,政府要在石鼓洲的西南岸建造人工島,優先在石鼓洲興建世界上最大的廢物焚化爐,每天超過3000噸垃圾。150米的煙囪,與匯豐銀行大樓一樣高大!

    文 馬丁威廉斯 焚化爐是古老的石山

    以火繩回收可追溯至石器時代,第一家垃圾焚化爐於19世紀晚期建造。香港於上世紀60年代採用焚化

    ,興建了4個垃圾焚化爐,到了1989年,政府發表白皮書:「焚燒爐是市區的主要污染源,其排出的顆粒約佔

    整體微粒的18%,交易中有些是含有劇毒的。」下令關閉,到了1997年,葵湧的焚化爐也停止運轉。

    其後的焚化技術取得了改善,例如大大減少了二噁英的排放量,(據倉庫主管“二噁英具有大量的毒性,並可能導致生殖和生長問題,損害免疫系統,幹擾飼料,及可導致癌症」);到了2005年,政府考慮推出新的廢物造成策略,重新以焚化為核心技術造成廢物。根據新策略,香港會先造成廢物造成收費,在將廢物焚化前先行分類,以保障糧食不包括食物渣滓和可回收材料。另外,還有「嚴格的排放標準,以安民眾的信心」。不過政府比誰都健忘,如今的廢棄物收費只是構想,我們的分類廢棄物仍初處階梯啟動,而政府推崇的「超級」焚化爐將要焚化的,是肯定的

    雖然活動爐排是更好的焚燒技術,溫度又會增加至850℃以防止排放二噁英,但民眾未能就排放問題放心。

    有風險,未解決

    首先,超級焚化爐的150公尺煙囪,跟著排放污染物廢氣的已受影響的葵湧焚化爐煙囪,是同一高度;焚化爐未分類的廢棄物

    ,也會增加排放毒素,如重金屬和二噁英的風險。環保署參與新的焚化爐排出的有毒物質不會超標,其他方面

    ,也指出了石鼓洲位於香港西南,而香港經常吹東北風,沿海將隨風送回內陸。一般來說,焚化爐對健康的影響

    很難確定,英國生態醫學會曾發表一份高水平的報告,並指出「最危險的微米可能是PM2.5微粒……要建造一個PM2.5微粒的主要排放源頭,如焚化爐」,而不造成任何人命損失,是不可能的…大部分研究表明,焚化爐附近居

    英國另一項重要研究顯示,焚化爐順風地區有較高的嬰兒夭折率,設有世上最多垃圾焚化爐

    的美國底特律,居民也有很高的病發率。毒素照吹毒物照流

    關注香港空氣污染的先驅人物,香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社會醫學系前講座教授賀達理(Professor Hedley)曾批評:2006年我們假設香港會採用最先進、曼哈頓排放量最小化的焚燒技術,現在情況似乎變了,站在公共衛生廣場上,不能接受,尤其當環保部門要仗賴風向來降低低地區排放的影響,而且每年只做四次大規模濃度監測,明顯是失職。

    不只是排放量,沒有有毒氣體呼吸的曼哈頓會積聚煙桐內形成有毒飛灰,飛灰在一些國家被破壞有毒廢物,根據英國生態醫學報告會指出,腐敗爐產生超過98%二惡中,與重金屬同為地球上最有毒的物質。 按計劃,飛灰和爐底灰

    今後轉運至屯門新界西堆填區棄置,亦有可能埋葬在政府最近宣布的長洲以南人工島。 無論如何,要防止毒素隨風吹散很困難,要杜絕毒物流入海中更是無可能。

    明明有新,有得揀

    即使在2005年,活動爐排技術這個源自於20世紀20年代的基礎技術,已不是「最先進的技術」,今天,世上存在著更清潔、更便宜、更精密的方法。

    經及測試使用的方法之一是厭氧消化技術,原理是利用內部重組如食物渣滓中的有機物質,過程中產生的沼氣可恢復為能源或作堆肥之用。 另一種真正的「最先進的技術」」是一種熱交換器氣化技術,使用非常熱的熱交換器去爆破分子,過程是相對簡單的氣體混合物和玻璃狀固體。2009年《科學美國人》(Scientific American)描述了此技術為“一熱交換器”明燈”,使世界連接“更清潔、更健康、更聰明”,香港環保署贏得認同。聯合署長區偉光稱曾接觸一些技術供應商,認為技術不合乎香港需要,但這說法跟供應商提供給我的資料有矛盾。

    美國公司Solena首席總監BrianMiloski向提交了一份建議書,建議香港建造氣體化技術設施處理財務,一方面可用熱力發電,另一方面廢物可轉化為政府燃料的可燃氣體作——然後可賣給國泰航空。雖然驟耳聽以家居廢棄物製造飛機燃料有點天馬行空,但實則Solena公司已經與英航、快達航空、北歐航空和美國邊境財團發展了類似計劃。當被問及擴展處理3000時公噸發電時, Miloski回答:「理論上不存在限制。氣化室是簡單的組件,可按需要增加。」他建議在三個堆填補充興建有關設施。

    英國的先進等離子發電亦是採用類似的組件處理廢物,在試驗成功後,他們正在製定不同的計劃,包括與聯營公司開採比利時一個填埋場1600萬公噸廢物的堆填區,提取可回收再造的材料如金屬等,然後透過氣化產生能量。根據其姊妹公司Tetronics副總裁LesLiddiard給我的愛爾蘭表示,Advanced PlasmaPower公司可結合組件技術和區域設施,處理香港的廢物。與Solena的觀點一致,使用氣化廠從技術上來說根本沒有必要建在附近偏遠的島嶼上。

    環保委託研究焚燒爐的顧問公司AECOM的意見,在現有的綜合廢棄物管理設施中認為氣化技術“非常冒險”

    ,不份建議,可在美國老家使用,AECOM卻有參與每天氣化處理約1200公噸垃圾的項目,並宣布:“我們相信,這項技術不僅僅是環保,並已準備好大規模商業使用。 」

    未拍板, AECOM 已得合約

    AECOM公司在香港和美國有互相矛盾的陳述?或者這裡可以獲得啟示:2009年AECOM建議香港焚燒廠為什麼,AECOM並據此進行環境影響評估並為焚燒爐選址,去年11月,即環諮一個月前會通過有關環評報告,AECOM自

    豪地宣布,已取得發展石鼓洲焚化爐的顧問合約。

    就有關超級焚燒爐計劃,還有更多的矛盾、更多的問題,例如,何以政府反對回青洲英坭提交的另一類焚燒爐建議,即

    能否成功完成專題項目?在屯門曾咀煤灰湖附近興建,對環境損害較小的便攜式選擇下,以石鼓洲為最後選址的真正原因是什麼?何以至今政府沒有正式公佈建築成本,而古代中的非官方估計130 億港元是否準確?

    政府宣稱焚化爐將會是美觀又乾淨的,我曾問過環保署偉光先生:「為什麼不建在添馬艦旁邊,讓政府官員可

    以欣賞這美好的建築嗎?」他回答說這樣的話排放量將令另外的空氣污染超標,呀哈!那就是石鼓洲的焚燒爐就OK了,對

    市區來說就太骯髒了!

    現在,顯然最關鍵的問題是:我們是否應該重新考慮我們的方向,評估其他可能性,找出更好的選擇,讓香港用向前走的方式處理廢物,而不是硬倒?

    關於馬丁威廉斯博士

    英國劍橋大學物理化學博士,自1987年起為自由撰稿人和攝影師,專門研究野生動物和保育議題,也為包括世界銀行和亞洲開發銀行擔任環境顧問工作。現居香港

    世界城市與垃圾新加坡被吹捧為香港的示範,有四個廢棄物焚化爐、爐底灰撒「孤島」(圖)處理,堆填區預計至2040年爆滿。

    加拿大多倫多大力加強垃圾分類,適當替代以氧吸消化技術處理,正研發沼氣技術,計劃用於啟動垃圾車。 英國倫敦目標在廢物處理方面成為“世界級城市”,正興建五個廢物分類及使用英國Tees Valley正建造一個廢棄物氣化設施,以處理每天950公噸的垃圾。美國三藩市目標2020年達「零廢棄物」,即送往垃圾堆填區或焚燒的廢棄物目標為零,目前恢復再利用率已達77%。中國北京、上海、武漢等城市

     

查看 1 個帖子(共 1 個)
  • 您必須登錄才能回复此主題。